今天是
经验传真
经验传真
泗阳县:“老信访”变身“调解员”

“曹书记,这事我们在心里翻转好几天了,一心想去县里告状。你这一解释,我们想通了,保证不再去上访了。”9月5日,江苏省泗阳县庄圩乡大楼社区“综治室”里,几个村民当着村“调解员”曹炳连的面,拍着胸脯说。

说起“调解员”曹炳连,他身上还真有不少“传奇”故事。他这个“调解员”,曾经是杨刘村党支部书记、大楼社区党支部副书记,也曾经是小有名气的“上访户”。“上访户”怎么成了“调解员”了呢?

2013年9月,因区划调整,杨刘、河崖、大楼三个村合并为大楼社区。2016年9月,在社区“两委”选举中,曹炳连落选了,这让准备干一番事业的他心有不甘。特别是回想起选举中曾经收到“有人做小动作”的短信提醒,曹炳连觉得被人算计了。越想越来气的曹炳连走上了上访之路,县里、省里、北京,都去过,曹炳连成了出了名的“上访户”。

2017年6月,临危受命出任大楼社区党支部书记的俞兴祥,看到村民们人是合到了一起,但是心还没融到一块。此时的大楼社区矛盾重重,上访告状“全县有名”。面对“烂摊子”,稳定成了他亟需解决的大问题。可是,从哪入手呢?

俞兴祥经过调查走访,发现曹炳连虽然上访过,但是为人正直,做事踏实,基层工作经验丰富,在村里口碑很好。综合分析后,他突然冒出一个想法:让曹炳连负责社区“综治室”工作。他先是做通了曹炳连的思想工作,并且在当年9月的班子会上提出让曹炳连担任社区的“调解员”,大家一致同意这一决定。

决定刚宣布,社区里就炸开了锅:“人家干过副书记,还能干你这小小的调解员?”“让上访对象负责调解,这不是胡闹吗?”“本来没有挑头的,这回村里帮上访的找了个头儿,往后有好戏看喽。”

曹炳连上任后,遇到的第一个难题就是“租金事件”。20年前,小园村部分农户拿出20亩地,支持村里建小学。随着越来越多农民进城,本地生源减少,小学停办了。经过批准,村民周立发把小学改成幼儿园,并建起了一幢三层教学楼。然而,好景不长,幼儿园也办不下去了。无奈,周立发把幼儿园出租给一个老板。每亩收取租金800元。村民知道后,觉得土地是大伙的,租金应该分给大家。部分村民找到村里讨说法。

曹炳连弄清前后经过后,认为矛盾的关键在土地上。经过与牵头的几个人协商沟通,提出调处意见;每亩800元的租金分给村民,房子的租金留给周立发。曹炳连的调处得到了村民和周立发的共同认可:“这个调处公平,我们服气。”

今年,大楼社区结合农房改善,规划建设居民小区,提高村民生活质量。然而,就是这样一件好事,却遇到了阻力。有的人动起了歪脑筋,企图从中占便宜;有的人蠢蠢欲动,煽动村民阻滞小区建设;还有在外打工、不懂政策、被人蛊惑的个别村民扬言要去上访。

曹炳连得知后,主动找到“挑头”的村民聊天。经过了解,他发现矛盾的起因是村民对农房改善政策不了解,对拆迁补助标准有疑虑,更猜测村干部从中捞好处。为了消除村民疑虑,曹炳连挨家挨户做工作,还自掏腰包“下江南”,与在外地打工的村民沟通。此外,他还自告奋勇当起了小区建设义务监督员。在他的努力下,村民疑虑消了、心气顺了,小区建设顺利推进。

看到大楼社区由乱到治,曹炳连很欣慰,也感觉自己的工作很有价值。他说:“能为群众做点事,我心里甜滋滋的。”(张耀西 李思琦)

版权所有:中共南通市通州区纪律检查委员会
网站制作及技术支持:南通聚智谷网络科技发展有限公司
您是本网站第03999907位来访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