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是
委局在线
小手拉大手亲情互廉演讲——我有一个斤斤计较的爸爸
 

通海中学初一(2)班  李士鹏

看到这个题目,大家会窃窃私语,斤斤计较可是个贬义词哦。说起来你可能不信,这四个字,我还是从我妈妈那里听来的呢。

有一天晚饭后,爸爸去村委会办事,我和妈妈在家。不一会儿,听到敲门声,我以为是爸爸回来了,赶紧去开门,门口站着的却是一个陌生人,他见了我,开口就问:“你爸爸在家吗?我找他有点事。”边说边跨进门来,手里还提着一只塑料袋。这时,我妈妈从房间里出来,请那个人坐一坐,并告诉他我爸爸不在家。那人脸上堆着笑,说没事没事,那我走了。妈妈见他没带走塑料袋,急忙喊住那个人,那人还是满脸的笑,说小意思小意思。妈妈一听,板起脸,严肃地说:“快拿走,孩子他爸斤斤计较得很。”边说边把塑料袋送出去,那人只好悻悻地拿走了。关上门之后,我笑着对妈妈说:“妈妈你也斤斤计较了。”妈妈笑了。

我知道,我爸爸最忌讳人家送礼,我不止一次听我爸爸对妈妈下过禁令:“不论是谁来送礼,一律不允许收。”妈妈总是一口答应。我还跟妈妈开玩笑说,妈妈真听话。妈妈轻轻敲了敲我的额头说:“爸爸这样斤斤计较,我能不听嘛!”

有人一定会问,你爸爸肯定做什么大官,才有人送礼。哈哈,告诉你,我爸爸是“官”,可是连七品芝麻官都算不上,他只是一个村里的书记。可是,喜欢来我家送礼的人倒不少。来一次,拒一次,不斤斤计较,还真拒不了呢。

记得一次,也是在晚上,有一个中年男子来到我家。一开始,那人跟我爸谈拆迁面积计算的事,谈了一会儿,那人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一只信封,要塞给我爸。我爸爸一见,脸立刻阴了下来,从沙发上站起来,音量提高了八度,几乎喊出来:“快拿走!”那人一怔,没想到刚才还和和气气的爸爸,突然像变了个人似的,那口气,绝对不容置疑。那人颤颤地缩回了手,红着脸,走了出去。

那人走了,可我爸爸的气似乎远没有消。只见他在沙发前不停地来回走动,拳头捏得紧紧的,好像要把什么狠狠地捏碎。妈妈走过来,拉着爸爸坐下来,安慰道:“你又没收他的礼,你还生什么气。”妈妈知道爸爸这一段时间为村里拆迁的事忙得够呛。

爸爸气愤地说:“你知道老百姓怎么形容我们这些村干部的吗?他们编了这样一句顺口溜:村干部,爱拆迁。拆了东家拆西家,苦了百姓肥了他。”爸爸揉了揉自己的腰说:“我们累一点不要紧,不被老百姓理解也不要紧,关键是,要时刻绷紧那根弦。”正在做作业的我马上停下手中的笔,问爸爸:“绷紧什么弦?”爸爸笑了笑,没回答。妈妈看着我说:“你小孩不懂的,你爸爸是党员。”

爸爸是党员我知道,这一段时间,爸爸一有空就拿出手机学习,说是党员必须要完成的“学习强国”。爸爸是党员,党员就要时刻绷紧一根弦。我想,爸爸一定是为了这根弦,才那么斤斤计较的。

我不知道自己以后会不会是一个党员,会不会做爸爸那样的“小官”,如果有这样的可能,我就要像我爸爸那样,为那根弦,事事都得斤斤计较。(指导老师:殷海燕)

版权所有:中共南通市通州区纪律检查委员会
网站制作及技术支持:南通聚智谷网络科技发展有限公司
您是本网站第02496615位来访者